咨询邮箱 咨询邮箱:chinazs4@126.com 咨询热线 咨询热线:13373379891 资源科技微博 资源科技微信
【平阳旅游传说故事·蓝色南麂】碧海浮槎创新天
发表日期:2019-12-12 16:39   文章编辑:牛牛娱乐棋牌    浏览次数:
 

  明朝嘉靖年间,温州府平阳鳌江流域的手工业发达,有很多技艺高超的丝织工人。其中白垟村便出了一位有名的丝织工人高机,他年轻英俊、心灵手巧,织出的瓯绸平滑细腻、光泽亮丽,被誉为“高机绸”,在浙南一带非常受欢迎。今天平阳一带还流传有一句话,叫“瓯绸瓯绸,高机起头”呢。

  在古代,蚕桑业是靠天吃饭的行当,天时不好生丝收得少,丝织工来料加工的活就少了,做工的要犯愁;天时好时生丝收得多,但没有足够多的丝织工及时织成绸缎,新丝变陈丝,做东的也要犯愁,俗话说的好,“陈布家中宝,陈丝烂如草”呀。高机恰好有一项别人没有的本领,他擅长处理陈丝,把陈丝理好理顺、织成的绸和新丝绸一样美观,因此广受绸坊主的欢迎。

  处州府龙泉县有一个富商吴文达吴员外,他家中开有一间吴记绸坊,积了不少陈丝,这一日听人说起高机的本领,便延请他到自家机房织绸。

  吴员外家中妻子已亡故三年,只留下一个十七岁的独养女儿吴三春。三春自幼聪慧过人,她不仅刺绣出众,更是画得一手好图样,她画的花娇艳欲滴,好象春风拂过就能散出芬芳,画的鸟兽栩栩如生,仿佛下一眼就能从画中走出来。吴记绸坊里的丝绸中堂画、丝绸寿屏和大小丝巾,不少的图案画样就出于她的手笔。

  高机和吴三春在绸坊的织绸房里,一个画样,一个织绸,相处既久,互相服膺对方的技艺才情。高机有时给吴三春讲起家乡的风土人情,鳌江碧波是怎样奔流入海,南雁荡山又有怎样的好风光……吴三春很向往雁山鳌水,尤其喜爱高机讲的朱仙姑故事,原为闺门弱女,怎么就能餐英饮露涤方寸、栉雨沐风筑本元呢?

  她呕心沥血,画了一幅《朱仙姑行状图》,画的背景是高机描摹的雁荡山奇峰秀瀑,朱仙姑正倚在仙姑洞门口,伏虎为助,又驱鹿群为友,端是世外高人的风范。高机也很喜爱这幅图画,遂据此细心地织成一幅精美绝伦的大绸巾,交予吴三春珍藏。

  两个年轻人在劳作和生活中很有共同语言,互相爱慕对方,但却迟迟没有挑明。这一日,平阳老家传来口讯,高机的母亲生病,他即将启程回乡;这边厢,吴文达给三春寻了一门亲事,对方是湖州大丝绸商李家的公子,两家联姻可称得上是门当户对强强联合。这时候吴三春才蓦然发现,自己对高机已经情根暗种。

  在丫环林聪的帮助下,吴三春终于向高机吐露了真情。高机也非常喜欢三春的聪敏善良,但工字不出头,自家和东家、和李家的门第相差都太过悬殊,要向吴员外提亲和三春结为夫妇只怕是永无可能,为此犹豫再三。但三春义无反顾,决定随高机私奔,生生世世永结同心。

  高机十分感动,终于下定决心,两人在林聪协助之下,连夜乘上小小舴艋舟,离开龙泉直奔温州府而去。但事机不密,两人到了温州江心寺前时,被吴员外派快船追上。幸得吴员外对三春还有几分回护之意,怕事情闹大失了颜面,只是寻人把高机递解回乡,那边则带回三春,送她到缙云县舅父母家中暂住,只盼过得一些时日两人能互相淡忘了前情。

  只是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……高机在家,日夜想念三春。他扮做卖绡客,一路餐风露宿去寻吴三春。先到龙泉吴家,再得人指点前往缙云县城,终于寻到了三春;但是三春对高机说,父亲压力很大,自己明日就要出嫁去湖州。她暗中写好一封书信,又包了十八个麦饼,放到高机的绡箱内。

  高机以为三春这么快就变了心,他负气走上了回家的路。这一走,走到了处州和温州交界的桃花岭,这桃花岭古道是南来北往必经之路,地势高峻、重峦叠嶂,正是“十里崎岖半里平,一峰才送一峰迎。青山似茧将人裹,不信前头有路行”。高机又渴又累,坐下来在路亭里歇了,打开绡箱一眼看到了麦饼,想到昨日三春的决绝别嫁,伤心激愤,连饭也不想吃了,就把麦饼抛下了深深的山崖。

  一边看,一边抛,不知不觉了,十八个麦饼抛掉了十七个,只剩下手中孤零零的一枚。想起过往绣楼相会时的深情厚意,今天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,就如这手中的麦饼……心中百回千转,终于咬了一口麦饼。这一口下去硌了牙,拆开麦饼一看,里面藏着银块。高机急忙打开书信一看究竟,只见上面写道,“高兄,此生缘尽,来世再见。妹赠你饼中银子,请另娶兄嫂吧。”信中隐隐透出轻生之意,高机才知道自己误怪了三春,他悔恨不已也不想活了,一头撞向亭柱。

  次日,吴三春看见楼下热热闹闹来迎亲的队伍,心里却十分悲伤。她打算自尽,林聪劝解她说:“高兄还在,你不如寻个机会逃出,或许还可以碰到你的高兄。我把你的绣花鞋抛在溪边,只说你投水了。”恰好这天下小雨,行人较平常为少,三春窥了个空档逃出后门,她走得仓促,什么也没带,唯独带上了当时高机为她精心织造的《朱仙姑行状图》大绸巾。

  一路行至桃花岭背路亭中,只见高机头破血流倒在地上,三春用绸巾缚上他额头的伤口,拼命呼唤;高机苏醒过来,原来他只是重伤昏迷。两人又喜又悲,喜的是今生竟然还有重逢的一刻;悲的是一个重伤在身行动不便,一个弱质纤纤女流之辈,前路茫茫不知何去何从。“生要成对,死要成双”,两人相对饮泣,约定双双跳崖殉情。

  正在这时,那方浸透了高机鲜血的大绸巾忽然闪出了金光,朱仙姑带着虎和鹿群从中飘了出来,原来,朱仙姑为高机和吴三春的真情所动,指点他们浮槎出海,自创一片新天……只见高机上了虎背,三春扳着鹿角,两人欢欢喜喜往高机的老家驰去。

  到白垟村别了母亲,去南雁荡拜过西洞,高机和吴三春跟着灵性十足的老虎和鹿群,顺着鳌江水出海去了。最后,他俩在离鳌江几十海里外洋面的海山上安了家,两人耕织渔猎,在碧海蓝天之间过上了朴素而幸福的生活。今天,岛上还有不少关于他们两人的传说呢。

  “高机与吴三春”是浙南人耳熟能详的爱情传说,这一故事起源于何时已经不可考,一般认为,应该在明代温州丝织业繁荣以后;而主人翁高机究竟是何方人氏,也已无法考证,有学者推测高机并不实有其人,而应是“高技”的谐音,代指技术高超的丝织工,因此高机和吴三春故事最早可能是丝绸业创作推广瓯绸的一个作品。 但这一推断丝毫不影响“高机与吴三春”故事的魅力,在温州、在丽水(即原处州府),它在民间广为传唱,形式有道情、山歌、鼓词、花鼓、瓯剧、唱龙船儿等,在浙南影响极为广泛,被誉为不逊色于“罗密欧和朱丽叶”的故事。 由于民间故事多为口头相传,因此高机与吴三春的故事结局也是多种多样、并不统一。总体来说,近代戏曲剧目多人删改,侧重强调高机与吴三春坚贞不移的爱情,结局往往为两人双双殉情,以悲剧为主调。但推究早期的曲艺与民歌唱本,有以高机与吴三春生子高中探花结尾,和《白蛇传》颇有异曲同工之效;又有以高机被知府收为义子迎娶吴三春结尾,大团圆收梢比较多。本文取符合浙南民间信仰的喜剧结尾,也符合最初宣传瓯绸的本意。 “高郎自有千秋在,吴女姓名万古传”,愿您喜欢高机与吴三春的故事。

标签:牛牛娱乐棋牌    
如没特殊注明,文章均为资源网络原创,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://www.jm-com.com/nnylqp/art_1.html